刘飞羽 被刺痛的花儿

更新日期:2018-06-11 22:00:49|责任编辑:汇利图文网|编辑:文学微刊|点击:7688次|所属栏目:情感
导读: 被刺痛的花儿 文 | 刘飞羽 某个夜晚,我和往常一样去学校上晚自习。下课铃声响后,我正要回家,几个女生惊慌地跑向我,说,老师,去四楼看看吧,有人在打架。我折转身子,跑向楼上,一个圆脸的女孩拽着楼梯的扶手大哭,旁边有个个子矮矮的男人在拉扯她的手臂…

被刺痛的花儿

文 | 刘飞羽

某个夜晚,我和往常一样去学校上晚自习。下课铃声响后,我正要回家,几个女生惊慌地跑向我,说,老师,去四楼看看吧,有人在打架。我折转身子,跑向楼上,一个圆脸的女孩拽着楼梯的扶手大哭,旁边有个个子矮矮的男人在拉扯她的手臂。一群群的学生从五楼涌下来,我害怕发生踩踏事故,上前掰开女孩的手,把她的手握在掌心里,让她避开那一群群活蹦乱跳的初三学生。

灯光下,我看了看站在旁边的那个矮个子男人,他穿了件过膝的军大衣,领子支了起来,遮住了瘦瘦的脸,他身上散发出一股很重的烟草味,是我爷爷曾经抽过的那种草烟,呛得鼻子难受。那个家长说,这个女孩几天不回家,现在终于逮住了她,要把她抓回家去。我问女孩那个人是否是她的父亲,她只是流泪,没有肯定,也没有否定。

教了那么多年的书,接触了形形色色的各种家庭,很多事情见怪不怪了。有单亲的妈妈带着孩子艰辛地生活的,也有跟着改嫁的妈妈从外地搬迁而来的,或是几个残缺的家庭再次拼装组合的。大人的分分合合总有许多原因,小孩似乎不要懂太多,只要像个皮影戏里的小人儿一样,叫他抬手,就不要踢腿。每个家庭都有它的故事,或幸福,或不幸。但正如托尔斯泰所言,幸福的家庭大体相同,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。我害怕去猜测那个女孩背后的故事,我也不想知道。我所能做的,就是告诉领导,四楼有些小摩擦,要去调解一下。

回到家来,一阵阵莫名的难过侵袭着我。我想到那个哭泣的女孩睁着那双圆溜溜的眼睛看着我的样子,我牵住她的手时,她与我避开楼梯的人群时的温顺,我感觉到她是信赖我的。她究竟有着怎样的故事呢?这一刻,我希望她是个淘气的女孩,一个被宠坏了的青春期的女孩,或者是受了坏人的教唆,厌学,逃学。这些都不要紧,如果是这样的话,至少,她有关心她的家人,依然是幸福的,尽管每个孩子变化的背后,都有其家庭不可推脱的责任。

让我难过的,是我的记忆。突然就想起了花儿,其实她的名字不叫花儿,甚至连个花字都没有,可是我不敢把她的名字说出来,因为她的名字让我的心有疼痛感。花儿很少笑,性子缓缓的,个子长得很高挑,圆圆的脸,那种刚要脱离婴儿肥的少女的美丽渐渐在她身上显现出来。她几乎不会举手发言,但如果点了她的名,一般情况下,她会给老师一个满意的回答,毕竟她是班里数一数二的学生。

我喜欢她,不仅因为她的聪慧,还因为,她有着与十三四岁的年龄不相称的忧伤。我心疼她淡淡的笑,从不会开怀大笑,只有微微地抿嘴,那表示她内心里很快乐。我以为她是那个为赋诗辞强说愁的少年,然而,她不仅有许多的愁,更有许多的痛。

知道她背后的故事,那是在她无缘无故失踪了好久后的事。那天是我的早自习,我看见她端端正正地坐在教室后排的位子上,认真地读着英语,没有任何异常。下了早自习后,花儿背着书包出了校门,桌子里空空如也,所有的书本都带走了。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她。几个小时后,有个胳膊上纹着青龙的男人出现在了教室里。他个子不高,剃着光头,目露凶光,一副地痞之相。他说他是花儿的父亲,到学校来找花儿。现在花儿莫名其妙地失踪了,学校有责任去把她找回来。班主任告诉他,花儿在上完早自习后,她妈妈到学校来请假,把她接走了。他气势汹汹,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,还带着几个光膀子的人一道,要将学校掀翻的模样。

他连着几天都到学校来吵闹,每次都是带着一伙伙的纹着刺青的人过来。学校忍无可忍,说出了花儿逃走的真正原因。他见真相败露,灰溜溜地走了,再也没有到学校来闹事了。这个浑身刺满了青龙的人是花儿的继父,她的亲生父亲去世了,母亲带着她和弟弟改嫁。花儿的继父吃喝嫖赌,样样在行。她母亲既要养着两个孩子,还要养着他。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了,花儿的母亲想离婚,却遭到威胁,说,要是她敢离婚,就把她们母子三人全杀光。她拒绝为他生孩子,他说,你不生,就叫花儿生。他守在花儿上学的路上,一次次地把花儿拖进树林。花儿的脸上不再有笑容,家,对她来说,成了世界上最恐惧的地方。看着日渐憔悴的女儿,花儿的母亲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,她要带着两个孩子离开这个家,虽然她知道这很危险,一旦被他逮住,半条命就没了,但是,为了孩子,就算被打死也要冒这个险。她们一起策划了逃跑路线,为了不引起怀疑,花儿和往常一样,背着书包进了校园,再悄悄地离开。只是,花儿舍不得学校,临走,她把抽屉收拾得那么干净,连一张纸屑都不剩。

花儿在我的生命中彻底消失了,只剩下些断断续续的回忆。有时候,仿佛依然看到花儿回到了课堂,工工整整地做着笔记,认认真真地听讲,有些拘谨却又准确无误地回答老师的提问。她是那么喜欢读书的一个孩子,她勤奋,好学,上进,如一朵含苞待放的花儿般美丽动人。课堂是个可以让她忘记伤痛,忘记羞辱,忘记所有的恐惧的地方。只是,这么些年过去了,亡命天涯的她此刻又在何方?如果可以,真希望花儿这一生能好好地活着,像一朵真正的花儿一样绽放一回。此生,我与她的缘太浅,我所能做的,除了祝福,也唯有祝福。

分享: